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宁夏媒体 >

宁夏媒体

【“谷”里有乾坤——开放创新高地三湘行】

发布日期:2022-04-14 16:15   来源:未知   阅读:

  现代京剧首次大聚会——2021“泉声曲韵”京剧名家名段。图② 长沙弗迪采用比亚迪全球首创的第六代动力电池生产线,通过智能机器人和信息化系统实现生产线的自动化和信息化。

  在长张高速关山及金洲互通附近,一片面积约为3平方公里的土地,汇聚着22家规模工业企业。以宁乡3%的规模工业企业数,完成全市15%的工业税收。这些企业在储能材料行业名头响亮,这里就是“锂电谷”。今年一季度,完成产值131亿元,占全市的比重为35%,同比增长129%;增加值同比增长126%;税收同比增长180%。

  锂电谷藏龙卧虎:湖南中伟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全球前驱体市场份额最大的企业;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全亚洲最大的电池回收企业;长沙弗迪电池有限公司,全国技术水平最高且量产最多的刀片电池生产基地;湖南邦盛新能源科技集团,创湖南200亿重大项目最快建设速度纪录、百亿产值项目最高亩均产值与税收纪录。

  随着邦盛新能源、年产5万吨负极材料星城石墨、10万吨废旧电池回收的邦普六七期工程等项目投产,两年内,宁乡市先进储能材料产业预计新增产值500亿元。到2025年,宁乡将打造成以先进储能材料为主导的千亿产业集群。

  从金洲互通驶出长张高速,顷刻间就可抵达锂电谷。智能手机、电动汽车……他们的“心脏”——锂电池极有可能诞生于此。

  它们也许来自3公里外的佛迪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当然,也可能某一块“隔膜”产自湖南中锂新材料有限公司。更大概率,是他们的祖辈在还是废旧电池时,被湖南邦普收留改造,孕育出新的生命。

  锂电谷,国内少数拥有完整储能材料产业链的地方。4月6日,记者来到这里深入采访,见证一块电池的诞生之旅。

  从废旧电池中重生,是电池诞生的第一步。巧合的是,主营锂电池回收的湖南邦普加入宁乡高新区,是锂电谷迈出的第一步。

  机械制造、纺织服装、印刷包装……2007年,年产值仅有几个亿的宁乡高新区在众多传统产业中徘徊踱步。

  这时,中南大学教授李新海来给园区“牵线”:“广东佛山有一家做锂电池回收和三元前驱体的企业,体量很小,但很有发展前途。”

  当时参与招商的干部回忆:“邦普体量虽小,但拥有核心技术,又是绿色循环经济,我们觉得大有前途。”

  宁乡高新区目光如炬,决定将邦普“争”过来。很快,占地20多亩、产值仅2000多万元的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在宁乡高新区落子的第一家规模锂电材料企业。

  随后,湖南邦普规模迅速壮大。2008年6月,邦普投资2亿元,建成全国最大的废旧电池循环基地。产能扩大让配套不足的问题暴露了出来。

  “当时水、电、气配备严重不足,我们无法正常生产。园区领导每天都在调度处理,最终在投产前解决了问题。”湖南邦普的负责人回忆,园区对当时作为产业“独苗”的邦普几乎事无巨细,有求必应。

  此后,邦普共有5期项目陆续投产,已成为全亚洲最大的电池回收企业。目前,六、七期项目建设如火如荼。

  邦普试水在先,一批国内知名企业纷至沓来:全国最大的电池材料前驱体供应商之一的中伟新材、拥有海内外众多客户的湖南杉杉新能源有限公司、全国顶级石墨类负极材料前三甲的湖南中科星城石墨有限公司……几年间,宁乡高新区储能材料企业群星璀璨。

  2015年,宁乡高新区首度提出打造“中国(金洲)锂电谷”,大力培育先进储能材料产业,以期形成省内新的千亿产业集群。

  从正极材料、负极材料,到隔膜、电解液、前驱体、电芯、废旧动力电池回收……产业链环环相扣,一个环节阻滞,上下游企业都无法运转。

  生产圆柱形磷酸铁锂电池的湖南华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对此深有体会。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湖北蔓延。湖南华兴的正极材料供应商位于湖北荆州,无法供货。

  “正极材料占到生产用材的40%,一旦断供就只能停工。”湖南华兴董事长彭澎回忆,关键时刻,园区联络到锂电谷的本土企业,及时供应同类产品。

  一张薄如蝉翼的隔膜,既能防止正负极相接发生短路,还能在过热时“勒令”电池停止工作,是锂电池里的关键材料。隔膜越薄,就能腾出更多空间给其余材料,实现更长时间的续航。

  由中锂新材生产的隔膜厚仅5微米,不到亚洲人头发直径的1/30,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2016年,为了将拥有核心技术的中锂新材引入锂电谷,宁乡高新区提出帮忙代建厂房,企业同步安装调试产线,实现当年动工、当年投产。

  2021年,中锂新材被国家工信部评为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比亚迪、LG、SKI、ATL等国内外顶级电池厂商与其达成了长期战略合作。

  如今,锂电谷集聚了22家上下游企业,已形成省内唯一从“上游材料→锂电池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包装辅助材料→电芯→锂电池组装及应用→废旧电池回收再利用”的完整产业链闭环园区。

  车用动力电池的江湖之争始终不断。磷酸铁锂电池正在快速抢占市场,成为下一个“风口”。

  2021年,向制造业转型的湖南邦盛实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正在全国选址,准备投资建设中部地区最大的磷酸铁锂生产基地。获悉消息,锂电谷即刻筹谋。

  “短短16天,完成了80万方土方外运、开挖,这个速度是非常了不起的。”长沙邦盛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刘邦迁说,锂电谷完备的产业链、一流的营商环境及良好的产业氛围坚定了邦盛的投资信心。

  前期介入抓审批,全力以赴抓腾地,争分夺秒抓平整,尽可能加快项目落地,解决企业后顾之忧……就这样,从项目入驻,到建设投产,再到配套完善,锂电谷构建了全流程服务链。

  4月6日下午,已近黄昏。位于金洲大道一侧的星城石墨5万吨高端锂电池负极材料项目施工现场,施工人员已架起大灯,准备继续作战。黄土地上,4栋厂房已拔地而起,预计6月底全部建成投产。

  今年3月,宁乡高新区下属的国有平台公司——长沙金洲新城投资控股集团公司,瞄准星城石墨新项目,通过参与其母公司定增的方式投资3000万元。“中科星城产品供不应求,项目优质是投资的一大原因;更重要的是,园区平台公司有责任培育园区成长型企业,帮助产业链形成集聚效应。”新城集团基金投资部部长邓斌介绍,园区重点打造的储能材料产业是投资重点之一。

  “从几十克的手机锂电池,到几百公斤的车用动力电池,储能材料应用正在发生几何级变化。未来,这一变化还将持续,储能产业前景广阔。”宁乡高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苏继桃告诉记者,锂电谷将抢抓国家、省、市支持锂电新能源产业发展战略机遇,打造国家级先进储能材料产业集群核心组团。

  宁乡高新区从建园之初就将储能材料作为特色产业进行重点培育,致力打造中国(金洲)锂电谷。十多年来,聚焦产业链、创新链、服务链“三链”协同发展,初步形成了省内领先、国内有影响力的储能材料产业集群,2021年全区储能材料产业产值突破200亿元,实现翻番增长。

  以产业链思维构建全产业链。以产业链思维谋划产业发展,摸排行业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雏鹰企业,制定产业链招商地图,开展精准招引,逐步实现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串珠成链。先后引进了30余家产业链各环节的重点企业,集聚了一批行业龙头企业,构建了省内唯一的完整产业链。

  以创新链建设厚植技术优势。依托全省面积最大的省级双创示范基地湖南省大学科技产业园和国家级企业研发平台,吸引柴立元院士、邱冠周院士、桂卫华院士等高校院士专家到园区创新创业,实现20多项高科技成果在园区落地产业化。创建湖南省知识产权(宁乡)综合服务中心,聚焦企业创新需求和高校高价值专利分析,促成巴斯夫杉杉、中科星城石墨等企业与中科院、中南大学、湖南大学等20余所高校院所建立战略合作,达成23起专利转让和产学研合作。培育两家国家级、省级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8家国家级、省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主导、参与制定国家、行业、地方标准100余项。

  以服务链升级做强龙头企业。围绕重点企业抓服务、强配套、促发展,构建从项目入驻到建设到投产到配套完善的全流程服务链。湖南邦普入驻园区后,先后为企业提供1000余亩项目用地支持,建设配套工业污水处理厂和生物质新能源供热系统,全方位保障企业快速发展,助力企业从一期扩建到七期,成长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电池回收处理龙头企业。为比亚迪10GWh动力电池项目提供全方位代办服务,项目已实现4条产线全部投产,日产刀片电池5万片,全面投产达效后将实现产值过100亿元。聚焦企业融资服务,初步建立“风补基金+产业基金+贷款担保”的融资体系。组建1亿元的风险补偿基金,帮助23家企业贷款9130万元;取得私募基金管理牌照,成立规模5亿元的产业引导基金,累计投放约1亿元,助力企业上市。626969澳门资料大全奥